夢kiss me 眼線裡飛花逐流水

  今夜,讓我往穿梭歲月的浮雲,梗塞在亙古的歸憶裡。你可曾見伊人踏留宿風的腳步,清影悠悠,無聲無徐慶儀息地為你渡水而來。已經的秦淮蕩碎瞭我皎皎如月的眼光,蕩碎瞭純摯而哀婉的情懷。你可曾通曉我是懷揣著如何的溫情,用一卷卷的時空編織著惟美的人生詩篇!  
  我在影像的長河中苦苦征采著你的身影和每一段經典撒播的故事,我翻遍許多古老而陳腐的經書,囁嚅著感情交融的唱詞。   我是那千古的風月場上,輕撫你平生情妄的箜篌,為你彈奏千年,彈落瞭三朝的蕭音五代的琴弦,弦聲濃,心思重,遠聽釵頭solone 眼線鳳。渴想能再一次用我裊裊的絲竹樂律浸潤你腰際的玉佩,讓你歸味,繞梁不往的氤氳是我夢中娉婷的馨噴鼻。  
  我是你窗外的三月煙雨,一伸手就可將我攬入修眉心懷;我是你門庭邊的翩翩飛雪,一哈腰就可將我拾進口袋。  
  我是那一把明代的碎花油紙傘,撐起一方墮淚的天空,把對你的忖量折疊成一隻青鳥韓 眉毛,飛越唐風宋雨,飛進你淺淺的微笑。而我會在每一個櫻花爛漫的季候裡,和順地等候蹉跎地嗚咽。  
  我是那江南的三月桃花,燃過春天的額眉,涉過千尺的碧譚,在水草偃伏的岸邊亭亭卓立,任由十二瓣的噴鼻脈貫串風起雲落的情懷,隻為了然,我盈盈的清淚可粘濕過你浪跡的塵衫?  
  我是那一朵慘白的天山雪蓮,隨風搖蕩在寒寒的雪線邊沿,即使驕陽炎風霜冷,積雪千年,也要等候與你的千年一戀。隻求問一聲,你能否采擷我玉潔冰清下的情非常熱絡炎?  
  我是那煙雨迷蒙中的紅橋,默默棲立於千年沉落的滄桑中,讓一卷長長的幽夢斷裂成如詩的歌謠,化為永恒的盡唱。隻求能默默凝睇著你的潑墨激情,無羈浪駭。  
  我要守侯在梔子花開的路邊,在星輝清涼的夏夜,為你持蓮而來,摘一朵易安小令簪於發間,晏挽青絲,眼眸中的黛色欲語還休,低唱隱隱。由於與你在千年之前早已有瞭這月上柳稍的相約眼線 推薦。  
  我用絕心底安靜廖然的輝煌,默默誦著天緣的眷顧。但是相思千年的淚水,終回染透瞭漫漫的霜林。在這千年後來的秋夜裡,我痛惜若掉。  
  詩悠悠,情幽幽,夢裡飛花思不休。

打賞

0
點贊

主帖得到的海角分:0

來自 海角社區客戶端 |
舉報台北 修眉 |
分送朋髮際線友 |
樓主
| 埋紅包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